“匠心”困境,传统家具产业发展需要“工匠精神”

目前,工匠精神在家居业被人津津乐道,而自从工匠精神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后,工匠精神却铺天盖地的影响着家居业各个角落。

但是,在目前的家居业,工匠精神的认知与解读却以偏离,反正却是标签化的口号随处可见,所以,还需把工匠精神落到实际才是,但是,要让“匠心”转化为看得见的优良产品,成为切实提升企业利润的生产力,就目前而言却难以实现。

不能一味追求产量

从OEM(代工生产)向ODM(自主设计生产),传统家具行业被裹挟在改革开放的时代洪流中,迅速成长为万亿量级的行业。野蛮生长、高速发展的时代里,家具人享受到了攻城略地、跑马圈地带来的财富增长**。“天下武功,唯快不破”,传统家具企业从销售体系上抢订单数量:快速抢占市场、签约更多的加盟商、开设更多的直营店、全面布局一二三四线城市及乡镇级市场;从制造体系上增加产能,扩建厂房、设备、人员,千方百计提高人均生产效率。

在产能重压之下,大多数传统家具企业一味追求产量最大化,超出了人、设备的负荷。人、设备的生产能力都有一个临界点,过度追求产能,势必导致产品质量的不稳定。能够清晰认识到自己的产能极限,不为超限的订单所动,没有几个家居企业能抵制住这样的诱惑。

对“工匠”职业不引起重视

在常被视为工匠精神学**对象的日本、德国,人们以成为一个工匠为荣,小孩子以成为一个工匠为梦想。“工匠”二字对他们来说,是一份可以让人快乐的职业:一方面通过制造产品寄托自己对生活的理解;一方面也得到了国家乃至全社会的尊重,在日本,拥有精湛技艺便可能被赋予“国宝级匠人”,在德国,连泥瓦工、水管工都需要参加培训并取得职业资格认定。在中国,父母们都期望孩子“学而优则仕”,国家的教育也以通识教育为正统,对“工人”这个职业一向是看不上眼的,脏、累、工资还不高,从曾经的铁饭碗到无奈的选择,“工人”的社会地位已不能回到国企改制前。

只要全社会对于“工匠”职业依然是不重视、不推崇,只要国家任然没有系统的制度提升“工匠”的地位和价值感,就很难形成工匠精神良性生长的环境。

传统家具制造发展越来越艰难

“如果你恨一个人,就让他开家具厂吧。”在家具制造做了20多年的何老板,最近正慢慢将资金转移到和朋友合作的酒店项目上,他认为家居制造业越来越艰难了。“现在厂房、人工成本都在涨,社保费用、环保整治费用、工人法律意识的提高等等,都压得我们不堪重负;竞争对手增加、市场萎缩,我们不得不也打起了价格战,利润已降至底线。”何老板不是没想过转型升级,但是巨额的投资费用就像一个无底洞,看不到回报的日期。和何老板一样,现在不少家居企业都转战酒店、餐饮 ,甚至是互联网金融。市面上的热钱无时无刻不在涌动着,真正能坚守在制造业的,除了资金,恐怕最难得的是要有一颗耐得住寂寞的心。

传统家具产业发展需要“工匠精神”

传统家具是承载和谐社会的重要因素,那些领军的品牌和企业之所以能够成功,源于专注的工匠精神。专业既产业,既要有工匠精神,更要有战略高度。同样,专业更需要持续的创新底蕴。

传统家具行业必须走在创新和发展的路上,**当前主流消费者的需求,并创造全新的商业模式,联动房地产行业、室内设计师等家居链条,整合上下游资源,开创家居和房地产合作下的“住宅精装”产业新模式,引领中国家居产业发展的新时代。

未来已经到来,只是还未流行,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。地产业对碰家居行业,代表着一个大时代的开端。在共性中满足个性需要的是强大的资源整合能力,在个性中聚焦共性则需要严谨的创新智慧。